新闻资讯

有各自那种厚重的曲香味

发布时间:2019-10-24 05:10   作者: admin

  酒,作为世界客观物质的存在,它是一个变化多端的精灵,它炽热似火,冷酷象冰;它缠绵如梦萦,狠毒似恶魔,它柔软如锦缎,锋利似钢刀;它无所不在,力大无穷,它可敬可泣,该杀该戮;它能叫人超脱旷达,才华横溢,放荡无常;它能叫人忘却人世的痛苦忧愁和烦恼到绝对自由的时空中尽情翱翔;它也能叫人肆行无忌,勇敢地沉沦到深渊的最底处,叫人丢掉面具,原形毕露,口吐真言。酒,在人类文化的历史长河中,它已不仅仅是一种客观的物质存在,而是一种文化象征,即酒神精神的象征。酒是水之精灵,水因酒而丰满,而韵味流长。每个人生下来时,有人说其人生是一张白纸,漫漫岁月里,涂画什么便是什么。我说,每个人生下来时有如一杯或一碗白水,漫漫人生路,这碗白水,你加进什么就变成什么。加进糖,水甜;加进醋,水酸;加入黄连,水苦。若加入酒曲,用心来精心酿造,用爱来小心贮存,用岁月来窖藏,然后,就是执著的坚守,不变的信念,痴痴的等待。酒,慢慢醇……

  一般人更是如此。北京的一般百姓,如果喝白干,买到好的二锅头也难,都是挑选山西人经营的大酒缸,酒缸上面是木盖,就当桌子使用,几家老字号的酒好,也就是保证其纯,不掺杂鸽粪等强烈物质,掺水大概是难免的。金克木也说,不必拘于什么酒,任何一种酒喝长远了,都好,他喝两种白干,其中包括汾酒,还有莲花白、茵露陈、五加皮、红白玫瑰,喝长远了,都觉得好。这是白酒尚未行销全国的时代,也没有一种名酒可以名重天下,人人皆知,而且渴望喝之的。不说一般人,就是当时位高权重的官员,对好酒也未必能了解和欣赏。唐鲁孙记载,1935年,武汉的绥靖办主任何雪竹到四川去说降刘湘,身为西南军阀的刘湘送了他大批的回沙茅台酒,所谓回沙茅台,是全部用上等河沙将发酵的酵池的石缝隙磨平,然后拌上糯米浆保证严密。酒发酵后特别没有火气,这批酒用陶罐包装,外面用桑皮纸封口,带回武汉后,何雪竹等人是喝惯了江南黄酒的,对这批酒没有兴趣,反而觉得陶罐很土气,所以一直没怎么喝,送给唐鲁孙的时候,很多挥发了一半。这是唐鲁孙闻名已久的酒,这次喝了个畅快。他欣赏那种醇酣之味。唐鲁孙当时属于民国政府盐业部门的人,当时四处公干,可以寻访民国年间涌现出来的一批好酒,如山西的汾酒、陕西的西凤、江西的宿迁酒,包括大曲,都是各有所长的,有各自那种厚重的曲香味。不过众多酒中,他还是最爱茅台。如果不是抗日战争,中国的政治中心转向西南的话,那么川贵一代的好酒什么时候能名扬四海,还是个未知数。

  2012年至2015年春节、中秋期间,李咏先后7次收受徐闻县中医院原院长吴安任(另案处理)赠送的红包共5万元。

上一篇: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过法 下一篇:它是一个变化多端的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