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俄罗斯人大多喜好喝酒那有关俄罗斯的酒文化有

发布时间:2019-07-07 06:57   作者: 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俄罗斯的酒文化可谓源远流长:据考证,酿酒业的出现归功于制蜜业的发展。在公元 880-890年,“蜜酒” медовуха开始在民间出售,其酿制工艺与葡萄酒极其类似,产生于921年的桦汁酒香气四溢,同时,人们开始在蜂蜜中加入啤酒花。早在996年,民间就习惯对蜂蜜进行蒸煮。1284年,俄罗斯拥有了自己的啤酒。15世纪40-70年代,伏特加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被称为国酒的伏特加甚至被一些西方人当作了俄罗斯的代名词。

  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历史像俄罗斯这样——因对酒精的依赖而受到伤害,超过历史上任何一次战争。对于真正的俄罗斯人来说,当伏特加摆在面前,总有道理来上一杯。因此你可以讲,是俄罗斯人酿造了伏特加,但是伏特加却造就了俄罗斯历史。1876年,陀斯托耶夫斯基在《一个作家的日记》中抱怨道,伏特加把人们都变成了“畜生和动物”。但令人困扰的是,俄国得以维持强大国力的预算,接近一半来自于烧酒的税收。长此以往,“人民的未来将是一群道德败坏而且酩酊大醉的人”。

  但是在今天的俄罗斯,少饮或不饮正在成为时尚,旧的饮酒文化在悄悄地发生转变。在私营企业里,在年轻人中间,人们为了保持清醒的头脑而放弃了豪饮的做法。大城市里的“新俄罗斯人”认为,传统的烂醉如泥等同于将酒精直接注射在血管里,而失去了对酒原本价值的体味。而更多的各种各样酒走入了人们的生活。

  俄罗斯人喝酒对酒杯比较讲究,普通老百姓家里都备有饮用啤酒、葡萄酒、白兰地、伏特加酒的各式专用酒杯。伏特加酒杯大多是200-300毫升的大杯子,饮伏特加之前需把它放进冰箱冷却一下,据说这样口感更好。俄罗斯人喝伏特加喜欢一口喝干,很是豪爽,当然一般情况下酒只倒到酒杯的三分之二左右。第一杯通常是一齐干下,以后各人按自己的酒量随意酌饮。不过,俄罗斯人喝酒从不耍滑,都极为诚实,一般不劝酒,有多少喝多少,直到喝倒。他们喝酒不太注重地点,只要想喝,不必在家,也不必到饭店,再说那样还用花钱。每天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大街上尽是可爱的酒民:姑娘们一只手牵着爱犬,一手提着啤酒瓶,她们坚信啤酒就是面包;男人们手里拿的一准儿是伏特加,边走边喝。冬天雪地上常有冻死的酒鬼,大街上随处可见踉踉跄跄找不着家门的醉汉。而且也不大讲究菜,喝口酒,吃口面包,再来一小口奶酪就成了。不少俄罗斯人人外出时,随身总带着伏特加,下酒菜不一定总备着。如果同车或同机上有哪位酒友早已打开了味道鲜美的熏制鲟鱼或者香肠、奶酪、腌黄瓜什么的,那他们的旅途就会更愉快了。据说1917年“十月革命”之前,有的穷人喝酒买不起菜,就在酒店里干喝白酒,喝一口酒,就把油腻的袖口贴近鼻子闻一闻,权当吃菜。

  展开全部酒,是一种古老而神秘的饮料,酒的出现让人类体验到了一种没有约束,非自我的状态。而人类对酒的青睐,也自古至近未能割舍。从酿酒工艺,饮酒礼仪,到酒器,诗歌。人类无处不在的表达着自己对于酒的膜拜,宣泄着源自酒的感情。当今世界上的许多民族,或先进或落后,都拥有着自己悠久的酿酒历史。对酒,他们有着各自不同的认识和理解。

  在横跨欧亚大陆板块的俄罗斯,还存在着一种被称为“北部风格”的,纯粹寻求酒精麻痹的酗酒文化。所谓“北部风格”,它是相对于“南部风格”的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来讲的,最先它是出现在北欧的瑞典,其特点就是一次性大量的饮用烈性酒。如白兰地,伏特加。俄罗斯虽然只有一少部分的国土囊括在欧洲版图之内,但是俄人对烈性酒精饮料的偏爱,却远远胜过了居住在瑞典,奥地利等北部风格起源地的人们。其实,早在基督教传入之前的古代罗斯,酒精饮料的酿造方法就已经非常普及。当时,除了在多神教徒们举办的宴会上可以见到大量的蜂蜜酒以外,寻常老百姓们的家里也都时常储备有充足的家酿啤酒或蜂蜜酒。目前,在俄罗斯,市场上酒精饮料的品种是相当丰富的。除了伏特加外,还有各种进口和国产的果酒,汽酒,白兰地和啤酒。但虽然酒类的品种繁多,但是绝大多数的俄罗斯人更钟情于俄产的伏特加和啤酒。因为它们的价格相对果酒和白兰地要便宜很多,更重要的是这两种酒喝下之后会更快的麻痹人的神经,达到忘我的境界。

  伏特加(Водка)是俄国罗斯的国酒,又称俄得克、俄斯克。日本、中国也有生产。它是极寒之地的产物。12 世纪,沙皇俄国酿制出一种以稞麦酿制的啤酒和蜂蜜酒蒸馏而成的“生命之水” 可以认为它是现今的伏特加酒的原型。之后不久,玉米、马铃薯等农作物引进俄国,成了伏特加酒新的原料。18世纪,确立了用白桦木炭炭层过滤伏特加原酒的方法。19世纪,随着连续式蒸馏机的应用,造就了今天的无臭无味、清澄透明的伏特加酒。正牌伏特加酒,没有其他蒸馏酒的风味和香气,因此作鸡尾酒的基酒最合适。冰镇后干饮也妙不可言,仿佛冰溶化于口中,进而转化为一股火焰般的清热。伏特加是俄罗斯的名酒,在世界上也小有名气。有些西方人干脆把伏特加当成了俄罗斯的代名词。在俄罗斯人看来,不喝酒的男人就不是真正的男子汉。俄罗斯男人则说,不让喝伏特加还不如让我死了。有些俄罗斯人见面时也会问候一下喝了没有,就像我们中国人见面时常问“吃了没有”一样,只不过他们不是说出来,而是用形体语言表达:右手拇指和食指合成一个圆,然后食指弹出,弹到下巴。难怪常驻俄罗斯的外国人把伏特加比喻成俄罗斯男人的“第一妻子”。

  严格地说,伏特加酒大体相当于中国所说的白酒,因为它并不是特指一个牌子的酒而是泛指一类酒。在俄罗斯几乎所有的白酒都叫伏特加,国产的伏特加酒有几十个牌子,由欧洲进口的也有十个牌子。伏特加酒的酿制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将酒精进行活性炭处理,除去不纯气味然后加水勾兑。市面上出售的伏特加酒大都是这样勾兑而成的,度数有38度、40度和42度三种。我个人觉得这种伏特加口感较差,味同假酒。一次,一位朋友从苏联带回伏特加酒请我们几位同学品尝。我们喝了第一杯后,觉得与我们想象中的味道相差甚远,便一致断定朋友带回的伏特加是假酒。这位朋友坚持说“老毛子”喝的就是这种口味的伏特加。之后,我发现朋友说的是对的。不过他只说对了一半.因为伏特加还有一种是用粮食酿制而成的。这种伏特加口味比用酒精勾兑的那种好多了,清冽净爽,余味悠长,基本属于我们想象中的那种口味。只可惜这种伏特加酒在商店里卖的不多。

  俄罗斯人宠爱的另一种酒精饮料是啤酒。在俄罗斯,啤酒是作为一种普通饮料出售的。也就是说,它不作为酒类饮料在政府控制下销售。因此,啤酒在任何一个出售软饮料的商店、商亭里你都可以方便地买到,但却未必能买到伏特加。由于其兼具软饮料和酒类饮品的特点,成为俄罗斯人每日生活的必选。无论是在酷暑还是在严冬,无论是在清晨还是在深夜,你都可以在大街小巷、车站地铁,看到数量不菲的俄罗斯男女公民或步履匆匆,或悠闲自得地手持啤酒瓶开怀畅饮的情景。这已经成为俄罗斯街头文化不可或缺的一景。在街头设置的保洁箱里,街边的牙石上,随时都可以看到被人丢弃的啤酒瓶。有时候 ,会无意间发现路边的街灯上有一只啤酒瓶,所以俄罗斯人饮酒之余也没忘了幽默一下。在俄罗斯,上年纪的人还是钟情于一种叫格瓦斯的饮料,但年轻人已经被可口可乐等西式饮品的特殊口感和声势浩大的广告宣传所俘虏。

  葡萄酒在俄罗斯好像没有像在欧洲大陆那样占据崇高的地位,也许是伏特加在俄罗斯人心目中的地位太重要了,以至于再好的东西也难以取而代之。

  俄罗斯人喝酒对酒杯比较讲究,普通老百姓家里都备有饮用啤酒、葡萄酒、白兰地、伏特加酒的各式专用酒杯。伏特加酒杯大多是200-300毫升的大杯子,饮伏特加之前需把它放进冰箱冷却一下,据说这样口感更好。俄罗斯人喝伏特加喜欢一口喝干,很是豪爽,当然一般情况下酒只倒到酒杯的三分之二左右。第一杯通常是一齐干下,以后各人按自己的酒量随意酌饮。不过,俄罗斯人喝酒从不耍滑,都极为诚实,一般不劝酒,有多少喝多少,直到喝倒。

  俄罗斯人喝酒不太注重地点,只要想喝,不必在家,也不必到饭店,再说那样还用花钱。他们可以独自一人倚在城市的某处墙壁站着喝,也可提着酒瓶在大街上边走边喝。每天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大街上尽是可爱的酒民:姑娘们一只手牵着爱犬,一手提着啤酒瓶,她们坚信啤酒就是面包;男人们手里拿的一准儿是伏特加,边走边喝。冬天雪地上常有冻死的酒鬼,大街上随处可见踉踉跄跄找不着家门的醉汉。

  俄罗斯人喝酒也不大讲究菜,喝口酒,吃口面包,再来一小口奶酪就成了。不少俄罗斯人人外出时,随身总带着伏特加,下酒菜不一定总备着。如果同车或同机上有哪位酒友早已打开了味道鲜美的熏制鲟鱼或者香肠、奶酪、腌黄瓜什么的,那他们的旅途就会更愉快了。据说1917年“十月革命”之前,有的穷人喝酒买不起菜,就在酒店里干喝白酒,喝一口酒,就把油腻的袖口贴近鼻子闻一闻,权当吃菜。

  俄罗斯民族能歌善舞,男人们大都谈锋很健,极富幽默感,喝起酒来会把这一性格展现得淋漓尽致。几杯伏特加下肚,遂雅兴大发,或翩翩起舞或尽展歌喉。接下来便是各色故事、笑话、绕口令脱口而出,妙趣横生。朋友间聚会喝酒一般要持续三四个小时,每隔1小时休息10分钟,烟民们可出去过会儿烟瘾。俄罗斯人的祝酒词也很有意思,第一杯为相聚,第二杯祝愿健康,第三杯为爱,对祖国的爱,对家庭的爱,对妻子的爱,总而言之,为所有的爱干杯。接下来便是祝愿和平、祝愿友谊等等。如果是在朋友家聚会或做客,最后一杯要献给女主人,表示对她高超厨艺的赞赏和辛勤劳动、盛情款待的感谢。

  据说俄罗斯总统普京并不是伏特加爱好者,这在俄罗斯政坛实属罕见。他喜爱喝啤酒,只是在正式场合或在朋友执意劝说下才喝伏特加。前总统叶利钦可以说是伏特加酒最忠实的捍卫者。他不仅喜欢喝伏特加,而且常喝,并且海量,一次可喝一升。上议院议长斯特罗耶夫很少喝酒,而且只认准一种牌子得伏特加。他喝酒很讲究,酒具必须精致,下酒菜必须可口,因而被封以“酒仙”得雅号。下议院议长谢列兹尼奥夫则刚好相反,他善饮,但只要是国产伏特加就行,下酒菜也不挑剔,生嚼圆白菜足矣。

  俄罗斯的酒文化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俄罗斯民族性格的发展轨迹,漫长的历史让伏特加酒对俄罗斯民族性格产生了一定的影响。首先,伏特加酒造就了俄罗斯人崇尚酒文化的性格。这种酒文化更多地体现在俄罗斯民族对伏特加酒的喜爱上。俄罗斯人天生好酒,国酒伏特加浓烈,与其豪爽大方、爱憎分明的性格如出一辙,同时使他们有极强的群聚性,性格勇猛强悍、灵魂躁动不安。其次,伏特加酒作为一种社会催化物使得一些民族性格特征更加突出。酒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的产物,具有很强的催化作用。酒可以催化一些情感,使得更具感情色彩。在中国早就存在“借酒助兴”之说;酒可以使得一些好的性格继续发展,也使得一些性格缺点沉沦下去。伏特加酒作为俄罗斯主要的酒种对俄罗斯民族性格的催化作用是非常明显的。俄罗斯向来以勇猛、豪放著称。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一个民族的历史,并非只在战场和谈判桌上写就,在政治、饮食和卧具上更能表现一个民族的性格。”就拿酒来说吧,清酒酿造了日本人的含蓄,葡萄酒酿造了法国人的浪漫,而伏特加酒则酿造了俄罗斯人的豪放、勇猛。卫国战争期间,苏联国防部规定每名战士每天在前线克的伏特加酒,提高了军队的士气,使战士们作战更加勇猛。反过来,对伏特加酒无节制的狂饮也加剧了一些不好的民族性格的恶化。如俄罗斯民族的发泄性、矛盾性等。可以看出,俄罗斯民族性格在伏特加酒的影响下渐渐地改变着自己的发展轨迹。

  酗酒,更贴切的说是酒精体质已成为俄罗斯社会的一大弊病。一个俄罗斯的酒鬼,只要他有能力,他可以整月的喝,整年的喝。对于他来说,工作,家庭,都变的不再重要了。由酗酒带来的社会问题更是层出不穷,家庭不合,夫妻离异,青少年犯罪,生育水平低下,全民体质下降。特别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生活水平急剧下降,加上社会形态的失恒,俄罗斯人对酒精的需求近乎病态。在俄罗斯,您可以在非节假日的一天连续见到多个酒鬼,而且是在不同的时段。最早的可能是在早上八,九点中。走在俄罗斯的大街小巷,常会看到喝的烂醉的倒在路边的酒鬼。他们大多衣衫褴褛,浑身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臭气。刚来到俄罗斯的外国人见到这种景象,多半会认为躺在面前的是具死尸。酗酒的严重性,在现代俄语中也可见一斑。在俄罗斯,醉汗和酒鬼这两个词在理解上是有很大区别的。单词“醉汉--пьяница”是由单词 “喝--пьть”变形而来的,是表示一个刚饮完酒的人。而单词 “酒鬼---алкоголик”是由单词“酒精饮料--алкоголь”变形而来,意指一个依附于酒精生存的个体。俄罗斯男性中酒鬼的比例大概在70%左右,女性中酒鬼的比例大概在40%左右。俄罗斯的酒鬼很容易识别,他们的身上都呈现出一种典型的酒精气质。行动迟缓,平衡性差,目光呆滞,言语吞吐不清等。这种气质在前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身上就有一定的表现。而且就象吸毒的人群一样,酒鬼们为了弄到酒精饮料也是可以不要廉耻,不择手段的。他们多半会去街上行乞。俄罗斯大街上的乞丐,除了被黑帮控制的残疾军人和世代游走乞讨的吉仆塞人外,大概就数行乞的酒鬼多了。有时候,酒鬼也会在街上行骗,讨得几个卢布便马上跑去酒馆喝酒了。这对于天性淳朴的俄罗斯人来说的确是一件非常丢人现眼的事情。在俄罗斯,一个酒鬼可以将一瓶0.5升,40%酒精浓度的伏特加空腹喝下去,不吃任何东西。最让人瞠目结舌的是,俄罗斯的酒鬼们在找不到,或没有经济能力买酒时。他们会想方设法的寻找替代品。从医用酒精到廉价的花露水,从油漆到装修材料。只要是含有酒精的东西,他们都不会放过。很多俄罗斯街头的街头酒鬼都已经被这些毒性及高的替代品折磨的没有人样子了。浮肿,溃烂,感官系统严重失灵。特别是在冬天,警察们几乎天天要去街上搜寻喝醉后被冻死的酒鬼。

  在现在的俄罗斯,酗酒在俄罗斯人看来已经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祖辈们喝,父辈们喝,年轻一辈们更是当仁不让。目前,酗酒现象的低龄化,是一件让俄罗斯政府非常头疼的事。如果说二十一世纪引领年轻人生活方式的是Internet(互联网),是Free style(自由式,指由自由说唱引领的发型,服装,言谈举止等的时尚文化)。那么对于很多俄罗斯的年轻人来说,它们的诱惑力都远远不如一瓶啤酒。啤酒几乎是所有年轻人的首选饮料,就连大街上缠绵度步的情侣们,在交流感情时也忘不了领上瓶啤酒。一个20岁左右的俄罗斯女孩,可以轻松的喝下两升左右的高度啤酒。其实,对年轻人产生错误引导的不光是他们的父辈,传媒所产生的负面影响也功不可默。在俄罗斯的各个电视台,最频繁播出的食品和饮料广告除了奶制品就数啤酒了。另外,众所周知,俄罗斯人是善于幽默的。在俄罗斯,幽默节目是所有的艺术表演形式里是最受欢迎的。各种晚会上的主打节目一般来说一定是幽默表演。而在幽默表演中醉酒可以说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尤其是在每年的新年晚会上,关于醉酒的幽默小品是一定要有的。也是人们最喜欢,最期待的。这样,醉酒成了家常话题,人们自然也就不把它当成一件不光彩的事情了。所有这些对于年轻人来说都是非常负面的引导,让他们消除了对于酒的恐惧,也让他们默认了酗酒这种及其不健康的生活方式。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近日在有关采取降低酒类消费措施的会议上称,酗酒已成为俄罗斯的“民族灾难”,必须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系统治理,特别是要预防年轻人的酗酒问题。据统计,目前在20岁到39岁的俄罗斯人中,38%有酗酒的毛病;在40岁到59岁的俄罗斯人中,这一数字上升到55%。虽然朋友间偶尔小酌并非什么坏事,但若不加节制地喝酒,不仅有损健康,而且可能给社会带来巨大危害。据《俄罗斯报》报道,俄罗斯人年均消费纯酒精达18升。梅德韦杰夫对此非常震惊,他认为当今俄罗斯人口下降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此相关

  近年来,俄罗斯政府也采取了不少措施来治理酗酒问题,例如禁止向18岁以下的青少年出售酒精饮料,严格限制酒类生产和流通,严格限制酒类广告,严惩酒后驾车等。但用梅德韦杰夫的话来说,“情况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这一次,俄政府把工作重点放在年轻人身上。梅德韦杰夫开出的“药方”包括:遏制年轻人酒类产品消费上升的势头;规范啤酒等低度酒精饮料生产行业,严格禁止在学校周边销售酒精饮料;积极开展预防年轻人酗酒的活动,帮助年轻人树立健康的生活方式。

上一篇:中国酒文化是什么时候产生的? 下一篇:中国白酒的本质和精髓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