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氲氲腊酒香腊酒击泥封

发布时间:2019-06-13 13:19   作者: admin

  现在中国十大名酒:茅台、五粮液、洋河大曲、泸州老窖、汾酒、郎酒、古井贡酒、西凤酒、贵州董酒、剑南春等十大白酒品牌。这些都是现在我国最好的白酒。

  可你知道吗?我国酿酒历史悠久,在漫长的历史沿革中,产生了各式各样的酒,今天就来和大家说一说古代的名酒,看看有没有你家乡的酒呢?

  桑落酒:不知桑落酒,今岁谁与倾。色比凉浆犹嫩,香同甘露永春。十千提携一斗,远送潇湘故人。不醉郎中桑落酒,教人无奈别离情。

  新丰酒:清歌弦古曲,美酒沽新丰。新丰有酒为我饮,消取故园伤别情。心断新丰酒,销愁斗几千。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

  菊花酒:他乡共酌金菊酒,万里同悲鸿雁天。今日登高樽酒里,金菊清香满手传。

  茱萸酒:茱萸酒法大家同,好是盛来白碗中。暖腹辟恶消百病,延年胜过枸杞羹。

  竹叶青:金盆盛酒竹叶香,十杯五杯不解意。百杯之后始颠狂,一颠一狂多意气。

  蓝尾酒:岁盏后推蓝尾酒,春盘先劝胶牙饧。李白醉去无醉客,可怜神采吊残阳。

  松醪酒:松醪酒好昭潭静,闲过中流一吊君。十分满盏黄金液,一尺中庭白玉尘。对此欲留君便宿,诗情酒分合相亲。

  屠苏酒:书名荟萃才偏逸,酒号屠苏味更熟。懒向门前题郁垒,喜从人后饮屠苏。

  罗浮春、葡萄春、芳春酒、春酒:一杯罗浮春,远饷采薇客。九酿葡萄春,朱门金叵罗。月照芳春酒,无忘酒共持。一尊春酒甘若饴,丈人此乐无人知。

  白玉腴酒、赤泥印酒:往时看曝石渠书,白酒须饮白玉腴。滑公井泉酿最美,赤泥印酒香寰宇。

  扶头酒、玉卮醪酒:一壶扶头酒,泓澄泻玉壶。不如且置之,饮我玉卮醪。美酒浓香客要沽,门深谁敢强提壶。

  余杭酒、青田酒:十千兑得余杭酒,二月春城长命杯。忘情好醉青田酒,日落西山客忘归。

  鲁酒、蜀酒、户县酒、浔阳酒:鲁酒若琥珀,汶鱼紫锦鳞。蜀酒浓无敌,玉液出蜀门。瓶中户县酒,墙上终南云。浔阳酒甚浓,气味时时熏。

  中山酒、成都酒:闻道中山酒,一杯千日晕。岂无成都酒,还须细细品。美酒成都堪送老,当垆仍是卓文君。

  临邛酒、崔家酒:不知一盏临邛酒,救得相如渴病无。武陵城里崔家酒,地上应无天上有。南游道士饮一斗,卧向云深洞口。

  桂酒:大夫芝兰士蕙蘅,桂君独立冬鲜荣。无所慑畏时靡争,酿为我醪淳而清。甘终不坏醉不酲,辅安五神伐三彭。谁其传者疑方平,教我常作醉中醒。

  蜜酒:真珠为浆玉为醴,六月田夫汗流沘。不如春瓮自生香,蜂为耕耘花作禾。一日小沸鱼吐沫,二日眩转清光活。三日开瓮香满城,快泻银瓶不须拨。侍婢金勰泻春酒,春酒盛来琥珀光。

  杜康酒:沃以一石杜康酒,醉心还与愁碰面;街头酒价常苦贵,方外酒徒稀醉眠。

  羊羔酒:也称白羊酒。《北山酒经》详细记载了其酿法。由于配料中加入了羊肉,味极甘滑。

  瑞露酒:产于广西桂林。范成大曾经写道:“及来桂林,而饮瑞露,乃尽酒之妙,声振湖广。”

  红曲酒:宋代红曲问世,红曲酒随之发展起来,其酒色鲜红可爱,博得人们青睐。

  黄柑酒:苏轼在《洞庭春色赋》序言中写道:“安定君王以黄柑酿酒,名之曰洞庭春色。”范成大在《吴郡志》中说:“真柑,出洞庭东西山,柑虽桔类,而其品特高,芳香超胜,为天下第一。”历史上黄柑酒有较高的知名度。

  松花酒、松叶酒:闲检仙方试,松花酒自和。松叶堪为酒,春来酿几多。时招山下叟,共酌林间月。尽醉两忘言,谁能作天舌。

  尧酒:湛露浮尧酒,薰风起舞歌。熏到路行人,也醉凭栏客。若问何处有?江南一路酒旗多。

  声闻酒:何事文星与酒星,一时钟在李先生。高吟大醉三千百,留着人间伴月明。何年饮着声闻酒,直到如今酒未醒。

  三味酒:只树夕阳亭,共倾三味酒。吟抛芍药栽诗圃,醉下茱萸饮酒楼。惟有日斜溪上思,酒旗风影落春流。

  般若酒:般若酒冷冷,饮多人易醒,万古醇酎气,结而成晶莹。降为嵇阮徒,动与尊叠并。不独祭天庙,亦应邀客星。

  琥珀酒:北堂珍重琥珀酒,庭前列肆茱萸席。闪闪酒帘招醉客,深深绿树隐琉璃。

  黄酷酒:世间好物黄酷酒,天下闲人白侍郎。不负风光向酒杯,乱逐明月醉扶墙。

  羊酒、芦酒:壮色排榻席,别座夸羊酒。黄羊饮不膻,芦酒多盈斗。千杯不倒下,污物醉煞狗。

  腊酒:晰晰燎火光,氲氲腊酒香腊酒击泥封,罗列总新味。王瓶素蚁腊酒香,金鞭白马紫游缠。

  文君酒、曹参酒:始酌文君酒,再饮曹参杯,祢衡酒醒春瓶倒,恰似娇娥玉颜回。

  仙酒:仙酒不醉人,益我俗人身。酒味既冷冽,酒气又氛氲。眼前舞凌乱,送我上青云。

  菖蒲酒、乌程酒:千种紫酒荐菖蒲,松岛兰舟潋滟居。金勰几醉乌程酒,鹤舫把蟹闲吹嘘。

  黄封酒、临洛酒:新年已赐黄封酒,旧老仍分赧鱼尾。北人争劝临洛酒,云有棚头得兔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酿造之后自然融入了黑苦荞的有益成分 下一篇:构筑起了中国白酒的灵魂